婴煞(3)

2000年3月5日

今天,我刚晾完尿布,就发现他不在床上了,满世界找,最后,在去逸天家的半路上找到了他,他怎么可能爬得这么快?

也许,孩子是在想爸爸了。

孩子,别急,也许明年我们就能全家团聚。

2001年1月6日

村里人知道我们相好了,都说这才是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,有人劝我们快到法院去申请宣告李原失踪,说这样我们就可以结婚了。你打听了回来,沮丧地对我说,还要等半年才能申请。

我能等。

我的幸福已经太多太多。

2001年1月9日

但今天出现的事,又让我心神不宁:我给逸天洗衣服时,忽然屋里传来“笃笃笃”的敲打声。我说,孩子,别玩了,别敲了。

可声音没停。

像是脑子里掠过的一道黑色的闪电,记忆深处的恐惧让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战。

“叫你别玩了,妈不喜欢这声音。”我边吼边走进去。

孩子背着手蹲在地上,显然刚才是在敲地板。

“交出来! ”我发火了。

孩子没动,尽力向后退缩。我把他揪过来,一把夺过他手里的东西。

是那根该死的旱烟杆!不是别的,就是那根。

孩子哭起来,直勾勾地看着我,眼里的红光闪闪烁烁。

暗红,是一种暗红,它在扩大!

我蹲在地上,半天没起来。

2001年8月18日

美梦成真,今天,我们终于结婚了!

逸天,让我们忘记吧,忘记李原,忘记过去的忐忑不安,今天我是你的新娘,你的纯洁无瑕的新娘。

可是,婚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只见张妈匆匆忙忙地跑来,说:“我该死啊,急死我了,那孩子不见了。”村长让客人们分组,分头去找。顿时,山上山下,处处是来来往往的火把,处处是高高低低的呼喊。个把时辰之后,人们陆续回来了,他们的回答大同小异:“没看见。”“怪事,怎么就没有呢。”有人就建议说,报警吧,也许让人拐跑了,早报了还能追回来。大家纷纷点头称是。

派出所、县里的民警都到了,人们逐渐安静下来,只有一个小孩子的哭声尚未止祝

有人和我同时听出来了,喊道:“你家孩子不是在屋里哭吗?听! ”有人说:“不可能,我刚从里面出来。”民警们建议再进去看看,人们尾随而去,鱼贯而入,一屋子人,被子里床底下,翻箱倒柜地找,还是没有。村长示意大家安静下来,大家就伸着脖子,再听。

过了半枝烟的工夫,果然,哭声再次传来。

这回大家听清了,一致认为是从北边的大衣橱那儿传来的。

几个人去开橱,把里面大件的东西全抖露出来,还是空无一人。

这回哭声没有停,变成了连续不断凄厉的长啸!似悲鸣,似得意,又似恐惧,只有奈何桥下的恶鬼才会发生这样摄魂夺魄的声音!人们有的大惊失色,有的呆若木鸡,有的战战兢兢,只有少数几个人意识到了自己的任务,他们七手八脚地搬开了大橱,那声音比原先更为清晰了,人们终于注意到了那魔鬼的哭嚎声是从橱后的墙体内传出来的!

我已经被吓得要命,昏头昏脑,恍恍惚惚,踉踉跄跄走到墙边,过了一会儿,才看见十来条粗壮的胳膊在忙着拆墙。一会儿工夫,那儿出现一个大洞,一具干枯惨白的骨架赫然靠墙矗立着,而封墙时李原的尸体是平躺着的!

乔逸天绝望地看着这混乱的场面,脸色惨白,我的心都碎了。

是李原,是他捣了鬼,在那个致命的8月1日夜里,那阵“笃笃笃”,是他在垂死挣扎时敲打墙壁的声音!在我们发出那魔鬼驱使下不由自主的极乐尖叫之时,他正好一命呜呼,可他险恶的阴魂却恶毒地附身于我们的孩子。

让他用种种怪异的行为来折磨我们!

让他在这具白骨的脚下嚎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