机智的老师

毕业后,我到一所女子学校任教,由于年轻的男老师级少,所以我总以为自己这个纯爷们儿将非常受欢迎。第一堂课,有一位女学生忘记带课本,我请她站起来,问其他同学该怎么处罚。她们很有默契的齐声说:“老师亲她一个! ”大家等着看我的反应。我瞄了那位同学一眼,只好回答:“不可以处罚老师! ”